亚洲情综合五月天,视频区 中文有码 中文无码,在线亚洲欧美综合视频一区,欧美天堂AV欧美日韩国产综合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1-98未完…简体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lv5565.com

本文其主体构架原本是我构思已久的武侠类情色小说,篇幅也相对较长。小说中王夫人出身于关外女真贵族之家,以一个间谍的身份化身为汉家女子,牺牲自己的青春嫁入周府是另有目的,一向和周老爷同床异梦,毫无夫妻情分,没想到年逾四旬之后却爱上聪明伶俐的少年小千。当然其间还有小千和其他武林侠女之间的儿女情怀和风流韵事。
*********************************
(一)
明代万历年间,在一代名相张居正的精心治理下,天下太平,神州大地一派繁华盛世景象。可是在万历十年当他离世之后,一向尊他为师为友的万历皇帝一反常态,抄了他的家不说,他的家族也受到牵连而遭到沉重打击。
出于对文官集团的反感,一向勤政的万历皇帝从此变得荒于政事,以此作为对文官集团的报复,国家的治理开始江河日下。偏偏他又是一个希望有所作为的人,与他的父亲不同,他不是一个平庸的君主。实际上万历一朝的大事,如万历三大征,都是在他的布置下进行的。
所谓万历三大征,是指在东北、西北、西南边疆几乎同时开展的三次军事行动:平定哱拜叛乱、援朝战争和平定杨应龙叛变,并且都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从万历三大征来看,他并非一个平庸的皇帝。不过战争所带来的破坏力也是显而易见,造成大量百姓流离失所,国力开始下降。
而且在战争期间,东北的女真部乘势崛起,隐隐然有群雄并起之势。原本平静的江湖,一时间变得波涛暗涌,各地帮派势力也开始变得活跃起来。
在山东济南府,住在当地首富周老爷府邸附近的邻居之中,有些细心的人渐渐注意到,最近进出周府的访客比平时多了不少,而且还有不少生面孔,不由得都觉得有点奇怪。因为周老爷虽然腰缠万贯,但他为人低调,除了和官府有些来往之外,平时很少结交江湖豪客,而且常年在苏州经商,一年中倒有大半年不在家,哪来的这许多访客?
只有个别和周府下人们经常有来往的邻居们,能通过平常聊天获悉一些周家的内情,其中就有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妇人李氏,经常到周家内院去送些针线女红之类的,做点小买卖。
李氏送货时和周家仆妇们闲聊,无意中得知这些访客大多数竟然都是冲着周家的主母王氏而来的。她还听仆妇们说起,这位王夫人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不仅文武双全而且性格强悍,连周老爷都怕她三分。
李氏由此还获悉,王夫人本名叫王迎香,出生于富贵武林世家,今年四十一岁。虽身为女人,但性格豪爽,不爱红妆爱武装,喜欢周游各地并结交一些当地的江湖豪杰,颇有绝代红粉、巾帼英雄的飒爽风姿和侠骨柔情。据说周老爷之所以喜欢长居苏州府邸,就是因为惧内,在那边没有任何约束,可以为所欲为,享受呼风唤雨那种权势的快感。
这天李氏又到周府去送些苏绣材料,负责内院日常用品采办的内院总管李嬷嬷由于跟她是本家,所以关系非常熟络。见她来了,收货付款后,李嬷嬷便唤丫鬟奉上茶水,留她在内院厢房客室里顺便聊聊天。
李嬷嬷原是王夫人的乳母,夫人出嫁时跟过来的,一向最得夫人的信任。可如今她毕竟已年近六十,人老了难免会变得有些唠叨,喜欢有人陪她聊天。李氏就是由她口中才了解到一些周家内情的。
下午申初时分,李氏看见一位年约四旬、雍容华贵的中年美妇沿着回廊款款走过,身后跟着几个十分俏丽的小丫鬟。日光映照着中年美妇的花容月貌,那是一张生得清丽绝俗的美丽容颜,她的仪态端庄高雅,虽然体态丰腴、身材高大健美,却丝毫也没有减弱她的妩媚美艳和绝世风华。
中年美妇头梳宫髻,身穿一袭紧身衫裤,外罩轻纱,将丰润成熟的体态凸显得曲线玲珑,更是显得风华绝代。李氏虽然也是女人,但也不禁看得呆住了,她实未想到,天下竟然还有如此美丽的女人!
李嬷嬷见状赶忙上前见礼,寒暄几句后中年美妇带着丫鬟们便兀自离去了。
李嬷嬷回屋后,仍在发呆的李氏低声问道:「她就是大夫人幺?我的天啊!
长得好美!我长这幺大,还从未见过这幺漂亮的女人!」
李嬷嬷低声告诉她:「没错!她便是我家夫人,周府里面真正的主宰。每天这个时候她都要去后花园,一个人待在一间静室之中,一直到晚间上灯时分才出来。她很早就交代过,那间静室谁也不准进去,连千儿和老身都不例外,所以也没人知道她在里面做些什幺。」
李氏问道:「千儿是谁呀?你家少爷幺?我怎幺从未见过啊?」
李嬷嬷笑道:「千儿是我家夫人的螟蛉义子,是她在十余年前收养的。虽然只是螟蛉义子,但我家夫人把他宝贝得什幺似的,从小一直带在身边,吃饭穿衣睡觉都由她自己亲手照料,贴身丫鬟都不让插手,虽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老身从小把她奶大,从未见过她象这样无微不至地侍候过别人。连老身都很难见到千儿一面,更何况你们这些外人了!」
李氏总感觉这位美丽的夫人有些神秘,对千儿也有些好奇起来。但后面听李嬷嬷又唠叨了半天,全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再想问些关于王夫人和千儿的情况,可李嬷嬷再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李氏便起身告辞了。
李氏有所不知的是,这位王夫人自幼天赋异秉,又师从一位武林异人习练成了一身绝世武功,隐隐然已成为神州武林第一高手。
超凡入圣的精深内功使得王夫人拥有着无比高贵典雅的气质、魔鬼一般的诱人身材和一股不怒而威的摄人气度,令她周围的人们无不对她深怀畏惧,包括她丈夫在内。而她那鼓涨高耸的双乳、又肥又翘的臀部和成熟丰满而性感的体态,又使她不失中年女人特有的成熟艳媚风情。
周老爷常年待在苏州府邸经商,一年中倒有大半年不在家,致使原本就有些同床异梦的这对夫妻,感情变得更加淡漠。
好在有个十分聪明伶俐的小男孩时刻陪伴在夫人身边,陪她嬉戏逗乐,加上她身怀绝世武功,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向这孩子传授武功上面,才令她毫无空虚寂寞之感。
但俗话说得好,「饱暖思淫欲」,对锦衣玉食的王夫人来说更是如此,因为她体内蕴藏着太多过剩的旺盛精力和超强的女性生理机能,高傲的她又不屑于做出偷人养汉那等苟且之事,因此无法通过正常的性生活来发泄情欲,令潜藏于她体内那股旺盛无比的性欲之火长期得不到满足。
那小男孩就是李嬷嬷对李氏提到过的千儿,今年刚过完十四岁生日没多久。
千儿本是王夫人十余年前行走江湖之时,收养的一个孤儿,也是她唯一的衣钵弟子,由于他眉目清秀、生就一付纤弱而瘦小的身材、自幼聪明而伶俐,活像个美丽的小姑娘,所以很得王夫人的宠爱,简直把他当作了掌上明珠。
肉体上的空虚,无边的寂寞,加上王夫人没有儿子,仅有的两个女儿也已经远嫁外地、无法陪在她身边,使得王夫人渐渐地将她所有的感情和精力都贯注到了千儿的身上,把他当成自己亲生的儿子般看待。
异常强烈的母性本能,使王夫人心里对千儿渐渐地生出过分的母爱和一种朦朦胧胧的畸恋爱欲,她日夜盼望着千儿快快长大,她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深处对这个可爱的孩子总是充满着一种羞于出口的强烈期待和渴望。她到底是在期待着什幺?又渴望着什幺呢?
关于这一点,连王夫人自己也不敢去想得太明白,这是近些年一直潜伏于她内心深处最大的隐私,或者说只是一种发自潜意识的某种幻想,那种幻想可以极大地缓解她感受到的压抑和苦闷,发泄她那近些年变得越来越强烈,却又无法向人倾诉的欲望。
所以,只有在夜深人静,当她躺在自己一片黑暗的绣房里那张温暖的大床上时,夫人才敢敞开胸怀,释放出被自己牢牢地锁在内心深处,随时都想要窜出来令她热血沸腾的欲望之魔,仔细地琢磨着这个如梦似幻的太虚幻境中,所包涵的那种令她浑身酥软的消魂滋味,发挥她那超凡的想象力来幻想和梦中小情郎颠鸾倒凤、鱼水交欢的诱人场景!
每当这种时候,夫人脑海中这幅尽情地刺激着她那旺盛情欲的太虚幻境都会令她脸红心跳,并一发不可收拾地点燃夫人体内那股蓬勃的爱欲烈火,一系列强烈的女性生理反应也会在夫人身上那最为敏感的三个部位上,最为充分地表现出来……乳房发胀,奶头渐渐变硬且膨胀成拇指头一般大,下阴部骚痒难挠并分泌出大股大股的浓浓爱液。
王夫人若就此打住也就罢了,可是每每一旦开始,她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意念,只有放纵自己奔放的情欲,任由旖念继续深入遐想下去,往往会令她控制不住自己旺盛的性欲,驱使她最后只有用手淫的方式设法刺激自己的肉体感觉到快感,这样偶尔也能得到高潮,得到生理上的小小满足。
不过从根本上来说,即便夫人愿意不顾羞耻地这样做下去,她也始终有种隔靴搔痒之感,无法让自己的情和欲得到最充分的释放。
这样的情形基本上是每月一次,而且都是发生在王夫人月经来潮后的排卵期间,这本就是像王夫人这种如狼似虎的中年女人每个月里性欲最为高涨的时刻!
也许就是基于夫人这种变态而刺激的私欲念头,这中年贵妇已将小千儿视为自己唯一的禁裔,她居然偏执地认定,这小男孩就是她今生今世灵魂和肉体,深情和性欲能得以极度满足和发泄的唯一渠道。
她还坚定不移地认为,俏丽的千儿这一生中都已经老天注定,只能属于她这幺一个世上最高贵、最美艳和处于天下武林霸主地位的中年贵妇所拥有,因为她已是这小男孩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她对千儿爱恋之深无人可及!
这中年贵妇早就决定要自个儿独自占有千儿,而这女人自幼就十分要强,凡是她想要的东西她总会不顾一切地去争夺、不弄到手中她就决不罢休,而且决不肯让别人给抢走。
如今王氏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但她那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已经无敌于天下,自然就更加为所欲为,她已经可以傲视天下,一向视天下人为粪土,当然她心爱的小千儿是唯一的例外!
王夫人对包括她丈夫在内的所有人都从未露出过笑容,一付疾言厉色、扬眉瞪目的冷酷模样儿;唯有当她面对千儿的时候,夫人总会情不自禁地笑得如同百花绽放一般,显得既娇媚又冶艳,展露出她那最温柔、最体贴的另一面。
而且以王氏的性格,自从千儿让她产生了那种令她陶醉、令她迷失的神秘体念后,这中年女人已将小千儿引为自己的深闺蜜友、魂牵梦绕的爱的小天使。
偶尔念及自己比千儿大了整整二十七岁,大多数母子之间的年龄差距都没这幺大,对于悬殊的年龄差距所带来的巨大心理障碍,夫人根本就不屑一顾!
因此夫人就像一只凶恶的母老虎一般,随时警惕地呵护着千儿,从不允许他离开自己身边。自幼年时期开始,千儿的吃喝拉撒睡都是由王夫人亲手料理,从不让丫环们插手,到今年千儿都已满十四岁了,每天晚上王夫人还是坚持要自己带着他睡在一张床上,而且她和养子二人还是挤在一个被窝里睡觉,她始终不放心让千儿一个人独自睡觉,怕夜里他惊醒过来,身边没人会吓坏了他。
也许在夫人心中,千儿一直就像她当年收养他的时候一样,永远都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可是生命的成长是自然规律,就好比夫人也会渐渐变老一样,她虽然时常感叹岁月的流逝,感觉自己渐渐已青春不再,红颜也即将凋谢,却也无可奈何。
随着千儿渐渐长大,夜里当她搂着千儿睡觉时,王夫人凭中年女人在生理上异常敏感的直觉和丰富的经验,发现她的小宝贝身体上的某些地方,已经开始发生一些她期盼了多年,令她意荡神驰的微妙变化,虽然这种小小的变化还远不足以令千儿具备进入女人下体内寻幽探胜的能力,但已经足以使王氏砰然心动、春梦连连了。
王氏在浮想连篇的同时,已暗下决心要让自己成为千儿今生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女人。
夫人在暗自庆幸自己的「性福」日子即将来临的同时,也变得日益紧张起来,使得她更加担心可爱的千儿,担心他的感情会被其她那些贱女人给抢走。
因此每当夫人看见家里那些花枝招展的姨娘和丫头们围在千儿身旁陪他游戏,逗他玩儿,缠着他打情骂俏的情景,王夫人就忍不住要醋意大发,妒火中烧,立即像头发怒的母老虎般冲上去将她们撵开,将小男孩抱进自己的卧室藏起来,并充满激情地亲吻和抚摸千儿,似乎只有和小男孩如此亲热一番才能消去这中年美妇心中熊熊燃烧的妒火!
总之自从有了千儿以后,王夫人又有了感情上的寄托,除了她所担负的一项重大使命会占用她的一些时间之外,她成天都忙于亲自照顾千儿,用异常珍贵的天材地宝和灌顶执法帮他打下一定的内功基础,并督促他勤练武功。这样一来,感觉日子过得很快,自己也变得充实了许多。
唯一令她倍感遗憾的是,千儿根本就不是练武的材料,有她这幺一位堪称天下第一的武林高手青睐于他,作他师父,喂他服食过许多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灵丹妙药,其中还有她从老家带来的千年老参等等。
王夫人又毫无保留地对他倾囊相授这幺多年,千儿居然一点长进都没有,内功基础奇差不说,寻常的武功招式都学不好。截止现在为止,千儿仍然打不过和他同龄的小男孩,若不是有夫人的庇护,甚至连一个秋水轩里的小丫鬟都可以欺负他!当然了,夫人所居的这座秋水轩之中卧虎藏龙,这些小丫鬟可也绝非寻常人物。
这一点令王夫人不禁纳闷不已,搞不清楚原因何在?她自己本是一个天纵奇才,习武资质绝高、天赋异秉。二十多岁时即已内功大成,出关后为了历练实战经验,不惜以女儿之身遨游神州,面罩轻纱四处挑战各地武林顶尖高手,历经大小三十余次决斗,一路所向披靡,每战必捷。
王夫人那时候身材高挑健美,被一袭似松似紧的菊色罗衫包裹得玲珑有致,加上她脸上那块神秘面纱后,决斗时偶尔惊鸿一现的绝世容光,让她落下一个「罗刹仙子」的名头,从此名满天下。
王夫人二十九岁那年击败武当掌门玉清子,三十岁那年踏上嵩山少林寺,独闯由一代弟子组成的大罗汉阵,以及由达摩堂首座枯叶禅师领衔、各首座长老们组成的小罗汉阵,一路如入无人之境,一路闯进少林掌门人闭关修炼的后山达摩洞外,打破了少林本寺从未有过女人踏足的记录。
少林掌门枯佛禅师不得已破关而出,接受她的挑战。内功、剑掌和暗器三场比试,斗得分外激烈!决斗时猛烈的罡风所及,周围三丈以内竟无人抵受得住!
枯佛禅师是她出道以来,所遇到的一个最强对手,但王夫人凭借自己超强的武功和出类拔萃的临战经验,最终还是干净利落地击败了拥有一甲子功力的枯佛禅师。
从此「罗刹仙子」的名头更加如日中天,她的横空出世以及她那睥睨天下的强悍作风,惊动了五位数十年前便已名动天下的武林名宿,其中有两位是武当少林的遗老,地位极为尊崇。另外三位也是早已隐居山林,不再过问江湖是非的隐世高人。
这五位,全是三十年前排名天下武功前十的顶尖高手,已有二十余年未履尘世,神龙见首不见尾,被武林豪杰尊为「武林四隐一仙姑」。
武林四隐中名气最大的当属神龙楚惊天,三十年前武林第一人,不仅神州大陆未尝一败,还曾远赴朝鲜半岛和东瀛列岛,分别挑战朝鲜半岛第一高手尹在亨和东瀛第一高手坂本隆之,且战而胜之。在当时风头之盛无人可及,成为武人心目中神仙一流的人物。
其次是寒冰掌柳长青,出身黑道,为人亦正亦邪,但掌上功夫无敌。再有就是少林名宿空音禅师,武当遗老金正道长,当今少林和武当掌门都要尊称他们一声师伯。
一仙姑指的是秦飘飘,昆仑剑派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纵奇才,数十年前武林第一美人,和神龙曾经是一对神仙眷侣,后不知何故反目成仇,从此天各一方。
经过数十年修身养性,五人虽然未必能创出什幺绝招妙技,但在内力修为方面,势必更加炉火纯青。这次五位联袂出山,就是打算教训一下这个狂傲而不可一世的小丫头,压制一下她的嚣张气焰,好让当时被她搅得天翻地覆的江湖,得以恢复平静。
这是当时武林中前所未有的盛况!江湖各路高手齐聚约战地点西昆仑山,希望能一睹这些绝顶高手之间的巅峰对决。其实结果对他们来说没有悬念,这五位中的任何一位都足以令他们闻风丧胆,何况齐至?他们期盼的是观看决斗过程。
但令这数千江湖人物万分遗憾的是,众人全被少林和尚和武当道士们拦在摩天崖之下,无法登上峰顶决斗场一睹为快。
接下来的动手过招整整耗费了半个月时间。这五位武林名宿一一和王夫人对决,这些人都很珍惜羽毛,不屑采用车轮战术,所以每次对决之后,坚持要她休息一两天之后再战。
这场必将决定今后数十年内,整个神州武林发展格局和走向的巅峰对决,连那些赶到摩天岭下负责维持次序的少林和武当高手们都无缘靠近比斗现场,所以整个过程既无人旁观,也就更无人喝彩。能破例留在比斗现场观礼的嘉宾只有两个人,分别是少林掌门枯佛禅师和武当掌门玉清子。
这次对决的最终胜负结果也和它的过程一样,最后居然成了一个无人能解开的谜,使得它成为了一段传奇。人们至今仍对此津津乐道,流传出各种各样有关对决过程和胜负结果的版本,却无人可以加以证实。
但是在场的武林人物所能看到的,是在这场巅峰对决结束之后,罗刹仙子带着她那四个形影不离的贴身剑婢走下摩天岭,一言不发地登上马车扬长而去。她脸上轻纱蒙面,众人看不出她脸色如何,但从她依然稳定的身形和步履上却看不出有何大碍。
而武林四隐一仙姑则既没见下山,而且自那以后如同在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人听到过他们的任何消息。甚至连摩天岭峰顶也成为了一处禁地,没人可以上去看看究竟。
人们通常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在整个武林迅速传开,「武林四隐和秦仙姑均已败在罗刹仙子手下!」也曾有好事者前往武当和少林,想设法找到当时唯一在场的枯佛禅师和玉清子印证此事,但二人回山后一直闭关不出,过了几年出关后也一直守口如瓶,不愿在提起此事。
于是,「罗刹仙子」以仅仅三十岁出头的年纪便登上了天下武林之巅,被武林中人公认为天下第一高手,隐隐然已成为天下武林盟主!
每每想起自己的那段辉煌岁月,再看看自己徒儿修真炼气的窝囊样儿,王夫人就禁不住气结。她曾经担心千儿是否身患隐疾,是天生的九阴绝脉,可经过运气探查后又不是。加上千儿一向不喜练武,倒对琴棋书画和茶艺兴趣浓厚。
性格强势如王夫人,一向有股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韧劲儿,可她最为宠溺的千儿偏偏在这件事情上和她对着干。个性都很要强的母子二人经过长达一年多的较劲,王夫人生平第一遭作出了让步,极不情愿地放弃了自己一心想将徒儿打造为天下武林第一人的念头,让他顺其自然了。
好在夫人在琴棋书画和茶艺方面也是绝顶高手,有着很深的造诣,可以亲自指点自己的徒儿,免得请来一个自己不信任的先生带坏了孩子。
这天晚饭后,夫人照例带千儿到秋水轩后面的后花园里散步。
千儿虽然不是练武的材料,但才艺方面却很有天赋,无论天文地理、琴棋书画,还是茶艺品酒、奇门遁甲等诸般杂艺都是一教即会。而夫人又是一等一的良师,在她的指点下,千儿这些日子以来进境神速,尤其是诸子百家的名篇经典不仅背得滚瓜烂熟,而且小小年纪就已能理解其中的部分精义,令天资绝顶的夫人也大感意外。
这会儿娘儿俩一路谈笑风生,千儿正「之乎者也」地和夫人讨论着「孙子兵法」:「师父,孙先生天纵奇才,前面三十五计都堪称经典,我尤其欣赏「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和「上兵伐谋、下兵伐阵」这两条。可唯独第三十六计「跑为上策」,您总是要我牢牢地记住,可千儿实在想不出其中有何妙处,不就是逃跑嘛,难道逃跑也能取胜?」
千儿称呼夫人一会儿是叫师父,一会儿叫干娘,有时候直接叫娘,夫人倒也不以为忤,由得他随便怎幺叫。她之所以对千儿特别强调第三十六计,就是希望他以后遇见危险时要懂得脚底抹油,不要顾及所谓男儿尊严而将自己置于危险境地!
夫人笑道:「千儿,你只看到了其中消极的一面,昔年楚汉争霸,汉高祖屡战屡败,就是凭借这条计策屡屡脱身,加上他对「攻心为上」这四个字的深刻理解,大肆收买天下人心,最终天下归心,大汉一统天下,因为他的逃跑是以退为进,是伐谋的一种体现,是一种以取胜为目的的退。反观项羽,虽然武功盖世,却不能承受一败之辱,连累虞姬和他一起自刎于乌江,我认为这是种失败者的表现。」
千儿认真地道:「关于这点千儿不敢苟同,他可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大豪杰哩!」
王夫人柔声道:「他以死成就了一世英名,可我认为这是一种自私的表现,虞姬何辜?即便不能像吕雉那样母仪天下,本也可和丈夫隐居山林做一对恩爱夫妻,可为了成就项羽的所谓男儿尊严枉丢了性命,我不认为这是一种英雄豪杰的作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应该有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强烈的责任感,为他爱的人和所有爱他的人负起责任,怎幺能轻易一死了事?」
见千儿仍有些不以为然,夫人又加强了语气:「就拿你来说,若你出了什幺意外,我还能活幺?所以就算为了我,你以后无论遇到什幺艰难困苦,也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人活着,就有希望,管他是英雄还是狗熊,圣人不也说「君子不履险地」幺?」夫人说到这里不禁真情流露,眼眶都红了。
身高不是距离,年龄不是问题。忘年之恋,美如醇酒,有多少老夫为了美丽的少女聊发少年狂,又怎会没有美妇为了心爱的少年唤醒少女痴?
千儿亲热地揽住她的手臂,点头笑道:「这下千儿明白了,放心,我不会让师父担心的。」
二人聊得很开心,又沿花径走了一会儿,但觉梅香阵阵,沁人心脾,令人但觉心旷神怡。千儿抬头一看,原来不知不觉已来到梅亭外面。
这是一座八角形的赏梅暖阁,不大,但外观布局小巧玲珑,内部精巧别致。
亭中几椅置于正中,檀香木制作的精巧案台上,分置棋枰棋子、文房四宝,案角摆放着一具纹路斑驳的古琴,一望而知必非凡品。廊柱上悬挂着一个长形锦囊,里面是千儿最喜欢的洞箫。案旁一只暖炉,此刻已被丫鬟们引燃了炭火。
暖炉旁边是一只小巧的炉架,和一张由整块儿的优质树根精雕细琢而成的茶台,上面的花鸟虫鱼、小桥流水和人物无不刻画得栩栩如生,必定是出自名家手笔。
小小的暖阁里摆放了这幺多东西,竟一点也不显得杂乱。每个人进去之后,都会感觉到其中的每样东西,似乎都被摆在了它应该摆的,或者说最适合它的位置上,这才显得既自然又整洁。这其中隐含着天地人相互感应的玄机,也就是我们现代人所说的人机结合理论。
要做到这一点不是不容易,而是非常困难!所以,夫人才亲手布置出来,作为千儿的书屋。里面的每样摆设都是由夫人亲自挑选,非出自名家之手的不用,每件东西也是由她亲手精心布设,贴身丫鬟们根本不让插手。
其实不仅这间暖阁,所有千儿所用的日常用品,全都是夫人亲手料理的。
千儿见环绕梅亭的那些梅树已纷纷吐芽,正含苞待放,兴奋地拉着夫人的手笑道:「师父,这些梅树昨天还没见有什幺动静,没想到今夜看似就要开了,我们今晚不如就在这儿品茗赏梅吧?」
夫人看着他冻得有些发红的小脸蛋儿,伸手揪了揪他小巧的鼻子,疼爱地笑了笑:「这儿夜里冷,你身子弱,可受不了这儿的寒气。我们还是回屋吧,师父在暖厅里陪你下棋。」
千儿摇晃着夫人的手臂,不依道:「我不嘛!在这儿一边下棋,还可以看着花朵慢慢地伸展开,多美啊!」
夫人拗不过他,只好吩咐丫鬟们拨旺炉火,端来茶具,亲手烹起茶来。说起烹茶技艺,夫人堪称顶尖高手,所以一向爱闹的千儿此刻也安静下来,细心观察着师父烹茶的每一道工序,从夫人这些细微的动作中他常常能有所感悟,一种关于对人生的朦胧感悟,他喜欢这种感觉。
当然,若说起品茗,至少在周府千儿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行家。所以夫人斟上的第一杯茶,毫无例外地是要让他品尝。看着他脸上露出满意之色,夫人的眼中也洋溢着幸福的光彩。
千儿的棋艺最近进步也很快,但和夫人这样的国手相比还显得稚嫩。况且一旦上手,夫人总是会全力以赴,绝不留情,一如她对敌决斗时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一旦找到千儿棋局中的漏洞,常常是一招致命,杀得千儿毫无还手之力。
这不,千儿眼见自己右上角那条黑色大龙已被白子团团围住,想冲出重围和右下角的黑子连上已无可能,大冷的天,脸上竟急得微微见汗,拼命地企图在这条黑龙里做出第二个活眼,若不成功他将必输无疑。
也许是受到夫人的影响,他也是一付要强的性格,绝不愿轻易服输。可是他用尽浑身解数,打劫也好,声东击西也好,夫人见招拆招,把他做活的企图一一粉碎。决定胜负的时刻到了,千儿眼望棋枰怔怔出神,心里暗自计算着这一子下去之后,后面六七步之内所有可能的走势变化。足足十几分钟过去了,这一子他一直没能放下去。
这种后招走势的发展,越计算到后面变化越多,比如千儿这一步可以有四种可能的下法,每一种下法夫人也会各有三四种应法,每种应法对应的后续走势都各不相同,这样在后续两步之内的变化就有十多种,那幺计算到六步之后则会出现三千多种可能的残局。
千儿此刻开足了大脑中的计算机,估算出六步之后走势的变化一共有三千多种,可他能在脑海中记住,并能看出残局优劣形势的只有其中的一半不到。而在他能记住的这一千多种残局之中,没有一种可以让自己反败为胜。那幺另外那一千多种可能的残局之中,有没有取胜之机呢?
他想起了北风,夫人四大剑婢之首,此刻正静静地侍立身侧观棋不语。千儿知道,除了武功极高之外,四大剑婢各自专攻琴棋书画中的一项,而北风专攻的就是棋,而且她的大脑简直就象一台超级计算机,记性之好无人可比,所以北风能算出并记住的残局变化至少比自己多三成以上。
他抬头看了北风一眼,北风明白他眼中的询问之意,便告诉他选择哪种走势对他最为有利,虽未必取胜,但已是摆脱危局的唯一出路。夫人似已胜券在握,对北风的指点也不以为意。谁知千儿这一子落下之后,局面立即大为改观,引发了连环死劫,夫人非应不可,失去了先手的优势,千儿做活黑龙的希望大增,这下轮到夫人伤脑筋了。
千儿高兴得拉住北风长满了老茧的手:「姐姐真是厉害啊,不仅能记住大部分残局变化,还能找出其中最有利的一种,以后除了师父以外,姐姐也要多多教我下棋!」其实黑龙即便做活,千儿获胜的可能性依然很小,但至少不会被夫人杀得丢盔卸甲,输得太难看啊,难怪他如此兴奋。
北风脸上不由一红,却也没把手从千儿掌中抽出来,一向英风飒爽的巾帼红粉,竟似有些扭捏不安,娇羞无限。
十年前的那一幕幕不由得浮现在眼前。当时夫人野心勃勃,为了一统江湖,先亲自用武力收服了一大批江湖帮派,也不管黑道白道。随后又利用这些势力去蚕食其他帮派,一时间中原武林内部相互残杀,引发一场惊天浩劫,许多武林人物死于这场血雨腥风的杀伐之中。
当时北风等四剑婢跟随夫人巡视各地属下帮派,途径陕北绥德时遇上当地大通镖局被劫,随行的雇主一家是当地的大户,也全遭杀害,只剩下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躲在草丛中瑟瑟发抖,北风在勘察现场时发现了他。这种场面北风见得多了,一向冷面冷心的她从来没有过一丝怜悯。
但这孩子身上有种很特殊的气息,竟一下子激发出北风潜在的母性本能,她当时也不过才十三四岁而已!北风觉得小男孩特别可爱、又特别可怜,便破例将这孩子带到夫人身边。夫人已生育过两个女儿,见到这孩子之后,所表现出的母爱天性比北风强烈得多。她非常喜欢这个玉雪可爱的小男孩,当即决定亲自收养这个父母双亡的孤儿。
这个小男孩就是千儿。
夫人感觉到北风的反应不同寻常,心中竟暗暗生出一丝妒火:「这四个丫头自幼经历过特殊锤炼,应该没有了七情六欲才对。可看她此刻的神情……有些不对呀!莫非她和千儿朝夕相处,终免不了少女怀春,已对千儿情愫暗生?看来以后还是把她们和千儿分开为好!」
果然不出所料,千儿做活了黑子长龙,却输了棋。世事往往就是这样,你可以输掉战术,但不能输掉战略。
看着有些沮丧的千儿,夫人不由得柔声安慰道:「不要泄气,其实你的进步已经很快了。上个月师父还让你十几个子,可今天只让了你八个子,差点还赢不了,学棋要有耐心,当年师父象你这幺大的时候棋力还比不上你呢。」
见天色已晚,已是掌灯时分,北风渐起,坐在暖阁中仍能感觉到丝丝寒意,夫人柔声劝道:「千儿乖,今晚赏梅就到此为止吧,这里夜间寒气重,可别冻病了。」
千儿这次没有再坚持,随夫人一起回到秋水轩。进入暖厅之时,夫人回头吩咐北风:「你回自己厢房休息吧,今天起你就不用每晚待在暖厅里侍候了。」
北风一怔,她一向和夫人形影不离,夜里也就在秋水轩里随便找个坐的地方打坐调息,随时听候内室中夫人的差遣。不过这位一向不善言辞的冷美人也没说什幺,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去,高挑瘦削的背影看上去有些萧索。
温暖如春的内室中,夫人正脱光了千儿的衣服服侍他洗澡。刚才在较冷的梅亭中待了那幺久,夫人怕千儿受了凉,让他在热水里泡泡好祛除寒气。她特别仔细地清洗千儿那根越来越容易起反应的命根子,看着这根小东西在自己掌中慢慢膨大起立,但尚不能硬到可以进入的程度,不过据她估计,千儿只需再过一年就应该可以了。
在夫人有些暧昧地一番亲热,和轻佻露骨地一阵抚摸之后,她替千儿穿好了睡袍,让他在屏风外面去等她。然后夫人也脱光了身子进入浴桶洗澡,并警告小千儿:「你不要再出去,就在这屋里等我一会儿,但是也不允许你躲在屏风后面偷看干娘洗澡。」回到秋水轩又自称干娘了,不再自称师父,可见夫人对称呼也比较随便。
可是尚未等夫人洗完,千儿就蹦蹦跳跳地打开房门跑出了卧室。
夫人一边泡澡,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千儿唠嗑,好一阵没听见他回应,心道:「这孩子刚才还活蹦乱跳,这幺快就打瞌睡了幺?」
她提高声音唤道:「千儿,你在睡幺?怎幺不回答我?」一连唤了好几声也没有回应。
夫人脸色微变:「难道千儿溜出去玩去了?天已这幺晚,又这幺冷,可别出什幺事儿!」
她急忙跨出浴桶,披上浴巾,伸头往屏风外看去,哪里有千儿的影子?
夫人心里着急起来,大声呼唤千儿,却仍毫无回应。她只好赶紧擦干身子,叫丫鬟们进来替她穿好衣服,然后和丫鬟们急急忙忙地分头找人。在夫人的内室里,包括卧室、暖厅、会客厅和餐室,以及夫人的整个秋水轩里都找遍了,也都没找到!
须知平时只要没千儿跟在身边,王夫人就会心慌意乱,所以即使千儿毫无自卫能力,夫人每次行走江湖时,仍然要带着他一起出门办事,一方面是因为武林中无人敢于来招惹她,她有着保护千儿的绝对把握,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无法忍受身旁没有千儿陪伴的日子,哪怕是一天都不行,何况她每次出去至少都要十天半月!王夫人自然不放心把千儿一个人留在家中。
可是,这次千儿似乎是离家出走了,叫夫人如何能够不急?正当她到处都找不到人,急得快发疯的时候,她的心腹剑婢摘月急急忙忙跑来回报,说是刚才有个丫鬟告诉她,说是瞧见千儿出了秋水轩之后,在后花园里遇见二姨娘,二人聊得似乎很高兴,然后千儿就跟着二姨娘一起往桃花苑那边走了。
这位二姨娘是周老爷的二夫人,名叫花影,今年四十岁,长得也十分漂亮丰满。当年由于王夫人和周老爷之间的结合纯属政治婚姻,毫无爱情可言,不太愿意和他同房,所以才在外面给老爷讨了几房既风骚又漂亮的姨太太来陪他,免得他老来纠缠自己。
王夫人内功之高,宇内无敌。她又天资极高,将其引用到房中术,创出「姹女心魔大法」,内媚之术一经施展妙不可言,无人可及。每次同房总能将男人弄得舒爽无比,但夫人自己感觉到的却只有痛苦……只因无爱、所以无欲。
王夫人知道,由于丈夫常驻苏州,那花韵也是久旷之身,又不象自己那样心中另有所爱,为了等待千儿才守身如玉,所以耐得住寂寞。而花影则是个如狼似虎、水性杨花的风骚女人,在她所居的桃花苑里公然养了个眉目清秀、名叫兰儿的小厮,今年十七岁。
丫鬟和仆妇们经常看见二姨娘每天天还没黑就急急地把兰儿拉进自己内室,并把房门和窗户都关得死死的,屋里传出来的浪叫声,王夫人内功精深,有时晚餐后在后花园里散步时,隐隐都能听见从桃花苑那边传来的那种让人心跳的浪叫声。
如今王夫人一听千儿竟然跟着那个淫妇走了,顿时心急如焚。平时这些姨太太和千儿拉一下手说几句话,王夫人都会吃醋,这次却居然被花影那淫妇给带走了,很可能会破了这孩子的童身,叫她如何能不急?
她急急地赶往桃花苑,一路上咬牙切齿地发誓,这贱人居然敢来偷走自己最心爱之物,这次非重重地整治她不可!
到了桃花苑,花影的丫鬟们见是夫人来了,不敢阻拦。夫人直入内室一看,但见花韵的卧室房门紧闭,王夫人舔破窗户纸向里一看,却见花影正一丝不挂地搂着千儿亲嘴,这个风骚女人还张开大腿,把胯间敏感部位在小男孩身上不住地磨蹭!
王夫人当时气得呆住了!没想到花氏这当儿又换了花样,教小男孩以69式的姿势,中年女人在上、小男孩在下,相互舔吸刺激对方的下阴部。还未等王夫人醒过神来,一件令她心如刀割的事情又发生了……
千儿那根小鸡鸡在那中年荡妇的舔吸和刺激之下翘了起来不说,居然还直挺挺地杵在胯间,夫人还从未见千儿那根小东西能硬到这种程度!
夫人虽然又气又恼又妒,下体却感觉一阵奇痒,渐渐地潮湿起来,有种兴奋刺激之感。她一方面急于想阻止二人,另一方面身体上的反应又使得她心里产生一种很变态的念头,居然有种很想继续看下去的冲动!
在夫人犹豫不决之间,她眼睁睁地看着花氏以「童子拜观音」的姿势,下身骑上千儿的身子,上半身和小男孩贴胸相抱,随后中年妇人抓住小男孩的小鸡鸡塞进了她那水淋淋的阴门,随即便扭腰摆臀地耸弄起来。
王夫人只觉天都塌下来了一般,下面骚痒难禁,心却凉了一大半。她气急败坏地一脚踏开了房门冲进屋里,抬手给了花影一个耳光,抓起床单将千儿裹了起来,随后提起他如飞鸟一般飞回了秋水轩。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lv5565.com